砂舞故事---我的卖油郎

更多砂舞信息营业情况关注微信公众号;91茶 

车载音乐视频

↑↑↑↑↑点击进QQ群


当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,最喜欢的事就是听外婆给我讲故事。外婆是她们那一辈人中少见的读书识字的女人,却下嫁给了我那个不通文墨的外公。据说是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吧。记忆中外婆总是模着我的头,跟我说:“囡囡,女人啊,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别嫁错了人。”

年少的我自然懂不了那么多,可等我懂事后,外婆就死了,只是给我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故事。什么花木兰、昭君出寨、西厢记之类的,其中有个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故事,是外婆讲了最多次的,那个古代青楼中的花魁最终嫁给了一个市井贩夫,就因为那是个知冷知热,对她极好的男人。甚至为了跟她好上一夜,可以成年累月的省吃俭用,“易得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”啊。

当时无法领会外婆的心境,如今想来却理解了,外婆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婚姻的不满意,才会更加喜欢那个卖油的秦重,寄情于这样的故事也不过是对命运的无言抗争吧。只是她没有料到,她的外孙女在若干年后,也做了一个“青楼女子”---现代版的舞女。

和丈夫离婚后,看着年迈的老人和无助的孩子,无依无靠的我决定背井离乡,下过工厂,做过收银员,可我始终余不下钱,辗转几次后,我做了一个舞女,当站在舞厅那一刻,我又一次想起了外婆的那个故事,感叹着这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安排?我的生命中又会不会出现一个秦重那样的男人?

那年,我已经32岁了,当然早没了做梦的权利,既来之则安之,为了钱我不会拒绝男人的抚摸,甚至我觉得这些男人是不幸福的,因为他们用钱来买慰藉,或许正是源于他们生活中的某种缺失吧,谁的背后没点难以诉说的辛酸呢?真正家庭幸福、妻贤子孝的男人来舞厅的总归是少数。

私下里总能听到其他舞女骂男人,把很多客人骂的很难听,我内心无法苟同,客人肯在我们身上花钱,总是该付出的吧?或许客人过分了,但我觉得大多数客人还是蛮好沟通的,我跳一曲收一曲的钱,从不乱报曲数,能接受什么样的尺度就给什么样的尺度,真的遇到某些自己很不喜欢的客人,要提出过分的想法我也会提醒他,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的。

那天,有个客人跳完付款的时候,说完蛋了,银行划走他的余额,没有短信通知他,他无法转账了!可身上又没多少现金,看他急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甚至把全身的现金掏出来,还有一块一块的纸币。。。

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这是个中年男人,大概四十出头吧,穿的也算周正,五官清秀举止斯文,怎么看都不像坏人,我就笑笑说:“没关系的,把微信加上,你回家方便的时候转给我吧。”他的眼神很诚恳,并且把找到的现金统统往我手里塞。

见他这个样子,我更加肯定他不会是故意逃单,为什么银行转不了其实我并没有很明白。只是觉得给他一个信任的微笑比较好吧。。。

说真的,按时间算下来应该也就一百块而已,就算真的不给也不算多大个事,我现在跳舞的收入其实足够我家庭开销了,我自己并不花多少钱,每个月除了该用的,其余的也都寄回老家了。



可晚上他并没有给我转账,我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。哎,善良的本性让我总容易吃点小亏,好在不多,更没必要微信上找他吧。

第二天上午大概8点多吧,他发来微信,给我一个两百的红包。然后跟我解释说银行今早上才能划账。“哦,没事的”,我给了他一个微笑的表情。并且表示要不了这么多,又退了一百给他,他没收。

晚上的时候,他来舞厅找我,还是跳了一个小时,他话不多,跳舞间也不粗鲁,只是把我抱得很紧,我都忍不住想推开他,可也奇怪,见了他的眼神,我竟然没忍心挣脱。

他放手的时候,又拿出手机付款,我想差不多上午多给我的一百正好抵消吧,就摇摇头说早上给过了。他看了我一眼,过了一会低声跟我说,“那。。。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?”

我一般很少跟客人出去吃饭的,本想拒绝,可看到他眼里的殷切之意,我同意了。灯光下,我才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来,他大概1米78左右,有点偏瘦,皮肤也白净,头发很浓密,只是整体气质上显得阴郁,声音也比较低沉。完全没有四十岁男人那种粗放豪爽的感觉。按我的经验判断,他不是一个成功人士,甚至,略略有些落魄的沧桑感。

跟他聊了半个多小时,他讲了大概的经历,年轻时候在沿海打工,现在不想给资本家压迫了,钱全部投入了股市,平时身上只留个几千块备用金,可昨天没想到临时被银行划走居然没发短信过来。幸亏我大度不计较,不然他昨天真不知道如何自处呢?

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半个小时内他居然都没有笑过一次,甚至期间叹气了两次,不知道除了他说的事业不顺心还有没有其他的压抑?反正就觉得跟我认识的人都不太一样,舞厅里很多男人都习惯吹嘘自己,有些男人几两小酒下肚就敢说自己是装修太平洋的。

见他看了一下手表,我估计他要回家了,毕竟快11点了,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肯定有家的,再不回估计会被老婆揪耳朵了,于是自己就起身告辞了。他也没说送我回家,就说了句:“路上小心”,然后我们各自回家了。

收拾完了准备上床,可发现居然有未读信息,是他,问我到家了没?还蛮暖心的,于是点开他的空间。发现,居然一条朋友圈都没有。。。不禁对这个男人有些好奇。他这么晚还给我发信息,是没老婆吗?那刚才为何离去匆匆?

接下来好几天,他都是9点多来,11点回去,来包场一个小时,只跟我跳。我们慢慢熟悉了,知道他一个人带着个上小学的儿子,老婆去世一年了。难怪他的眼神总那么让人心碎,人生三大悲哀事:“年少丧父、中年丧妻、老年丧子。”男人是铁打的,可女人是润滑油,假如没了女人的滋润保养,这块铁迟早会生锈,甚至废掉的。我完全明白他来舞厅为的什么,并且尽可能的给他多一点柔情。

哎!成年人的生活都不易啊,他每天接送娃上学,还要给娃娃做饭。也就只有晚上抽空来舞厅一两个小时,或许他没有同事,性格也孤僻,朋友该很少吧。果然,他说自己只有一个姐姐,有时候会过来搭把手。可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,我也终于理解有时候他为何抱得我很紧,有时候半天也没笑容了。

开始心疼这个男人了,他该是有多孤独,可他那么多的心事居然没人可说,我甚至感觉他真的已经生锈了,看不到他一点点的乐观和活力。于是我就找话题,希望这个沉闷的男人有个倾诉的渠道。



那个周六的下午他来了,说把儿子放到他姐家了,来找我,不过事先却没说。也真的不巧,有个客人说好了包场,跟他匆匆说了几句又过去陪客人了,远远的望见他孤独地坐在那里玩着手机,我不禁一阵心酸。便征询了客人的同意,说家里有事能否先走?

客人很包容,我却不便走向他,到洗手间发了个信息,让他到门口等我。见到他第一时间就给他一个灿烂的笑脸,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问是不是影响我挣钱了?我说没有,来这个城市很久了都没玩过,今天阳光很好,我想出去走走。

他骑着电瓶车,把我带到一个小河边,岸边都是小树林,我们坐在树桩上看着阳光照映下的波光粼粼,河边长满了红红翠翠的野花,那种自然青草的气息让我觉得神清气爽,忽然觉得身边这个穿着毛衣的男人很温暖,不禁伏在他的背上。。。

他也自然的转过身,拥我入怀,嘴角露出来一丝笑意,天哪!终于见他笑了,而且笑的那么迷人,阳光把他的头发照耀成金黄色,也把他挺秀的鼻梁照的那么笔直,我的心沉了下去,知道自己爱上了他。。。

于是我再也不让他去舞厅,每周两天去他那里过夜,他的屋子很小,最多60平米,确实有些乱糟糟的,也终于见识到他最真实的生活:方便面、臭袜子、随处乱扔的衣服。他最常见的状态就是一杯茶,一包烟,坐在电脑前一天。。。

可我爱他,我帮他把那个蜗居整理得干干净净,把他沉积下来的小孩的袜子,球鞋都洗好摆放好,帮他把味道很重的被子拿去晒上阳光的味道。他儿子四年级,虎头虎脑的很可爱,最初见我的时候有些抗拒,不过孩子跟小猫小狗一样,你真心对他好他能知道,慢慢的也主动喊我阿姨了。

我生日那天,他买了大闸蟹,亲自动手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,送我的礼物最让我感动:不贵,只是一套质地很好的睡衣。可我觉得他是真的把我当家人了,希望我以这个家的女主人身份住下。可我顾及他儿子的感受,还是打算再等等,自己仍在租的房子里住段时间吧。

其实,我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的职业!跟一个小姐妹说过这事,她说:“你图他个啥,又没钱又老的。不说你倒贴吧,就说随便换个男人,也不知道多挣多少钱呢!”钱?是呀,你们都看钱,不看人的嘛?!我想起外婆的话来,也想起那夜他跟我说起他亡妻的情景,一个大男人哭的稀拉哗啦的,自己在外打工,老婆操持这个家,他说老婆的各种好,说自己的各种内疚,虽然心里有些嫉妒,但我明白这个是重情重义的好男人!

我还是试着跟他说出了自己的顾虑:“我做过舞女,你会不会看不起我?”他抱紧我,说:“活到中年了,我早看得明白,日子是自己的,他人的评价和眼光能替我过好这一生么?我这个境况你不嫌弃我,就已经感恩戴德了。”我无限感动,难道外婆说的那个卖油郎就是他么?!他接着说:“等些日子,我要是挣钱了,你就不用去那里上班了,我们就结婚!”我哭着连连点头。

可接下来的日子却不顺利,糟心的事一件件来临,先是他姐姐不同意,鼓动着他儿子反对我们结合,说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有个做舞女的后妈!接着是他股市大亏!他不淡定了,脾气很暴躁起来,时常情绪消极,并且开始怀疑起我来,质问我为什么不搬过来住,非要自己住那边是不是为了行苟且之事?

我简直是两头受气,我要真住进来你儿子不反对嘛?还不是为了顾及你的感受,怕你跟家人对立?可他真的疑神疑鬼起来,甚至有天晚上在舞厅门口角落里跟踪我,我们吵过、和好过、又分手、又复合。。。这样纠缠了半年,可情况并没有好转,直到那天他赤裸裸的骂了我一句:“贱人!”

我顿觉万念俱灰,相爱容易相处难,何况我们彼此都是不幸的人,越是弱者越喜欢把愤怒发泄在更弱者的身上,就像刺猬,两个人互相刺痛对方!小姐妹为我不值,说我傻,都做舞女了还幻想找个好男人,何况那样的男人送她她都看不上眼。。。



嗯,或许我是真的傻,我愿以身效花魁,无奈君非卖油郎!我越来越怀念我的外婆,难道注定我跟她一样的命运。都得不到真正的爱么?或许她出生在旧社会没得选,而我,又有的选么?

最终我彻底跟他分手了,离开了这座城市。想着换个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一切,毕竟,我也步入了35+的年龄了,真的心慌了,舞厅总不是我的归宿,孩子也渐渐大了。他再大些会不会看不起我?

前一段时间舞厅因为疫情关闭了,我居然并不感到焦虑,甚至隐隐觉得一直不开门也蛮好,这样我就不会犹豫了,安安心心去找一份工作。可真的那样,我又养不起这个家,真不知道路在何方?!


爱音乐 爱生活永久免费下载音乐


整理辛苦觉得不错支持一下

我都吃泡面了,求个打赏~(记得备注砂舞资讯吧)

微信支付宝QQ支付
手机扫一扫手机扫一扫手机扫一扫
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小编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://wtzx8.cn/index.php?m=home&c=View&a=index&aid=356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ywqtyx@163.com

WA91cha
WA91cha
已为您复制好微信号,点击进入微信